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未完故事 XXVII

未完故事 XXVII

難得的假日,我卻呆在自己的房間中,因為天氣太冷了,動也不想動~

『為什麼天氣那麼冷?什麼事都不想做了~』我説。

『對啊,我也是。』天音説。

『嘩~』嚇了一跳的我慘叫了一聲,環顧自己身處的房間,明明只有我自己一個啊!

『啊,對不起,一不小心説出聲音來了。』天音説。

『你、你是誰?該不會是鬼吧?我不怕你的!那個、那個什麼……啊、是什麼急急如律令!』我想起了動畫中的陰陽師。

『我才不是鬼啦,真失禮~』天音説。

『不是鬼的話,應該是神様之一?這裡真是多神啊~』我不禁感嘆的説。

『也對啦,大家都叫我原作者之神的。』天音説。

『那個,大家是指?』我説。

『那個鳥海神、還有那個小西神也是這様稱呼我的?』天音説。

『神様的名字竟然直接用声優的姓氏!好隨便啊~不過這様反而讓人容易想起誰是誰?』我心裡吐糟的説。

『……因為不想傷腦筋想名字啦……』天音説。

『咦?你怎麼知道我想什麼?』我驚訝的説。

『好歹我是原作者之神嘛!』天音説。

『那就是你創作這個世界了?』我試探的説。

『也可以這様説啦~不過最後大家都自己暴走了,完全脫離了我的控制了~』天音説。

『啊哈哈~不過能創作出一個空間出來不容易啦!』我半帶奉承的説,畢竟這個好像是能改變我的命運的人(神?)

『不用奉承我也沒關係,這裡我都交給鳥海神了~再説我也沒什麼害,什麼主人公掉進遊戲中,現在已經有real rode了~』天音説。

『real rode有小津呢!雖然聽説是魔王~』我説。

『不是很好麼?那傢伙根本很適合配魔王。』天音説。

『誒~你也很清楚嘛!』我説。

『當然,我也是飯的説。』天音説。

『誒~那麼你玩了real rode了沒有?』我説。

『還沒有,之前的薄桜鬼和白翼都還沒玩啊~唉啊~』天音説。

『還真夠失格!雖然我也是啦~但是黒翼快要發售了,再這様下去很不妙。』我也感嘆了起來。

『不過天氣冷起來就什麼都不想做了啦~』天音説。

『就是嘛!不想看書、不想看動畫、不想打電動、不想寫東西……明明都是平常非常感興趣的事,偏偏什麼都不想做。』我很無奈的説。

『只想呆著什麼都不想做,但是又覺得很悶……雖然平常都是這個様子啦~』天音説。

『以剛才所説的看來,你也有玩game囉?』我試圖改變話題,這樣感嘆下去大家都很悶。

『對啊~剛才才去玩乙女的恋革命DS……』天音説。

『那個game啊,不是一點語音都沒有嗎?有什麼好玩了?』我説。

『因為難得有漢化嘛!所以先拿來玩玩……説起來有件事很神。』天音説。

『怎様?game有很神的劇情?』明明自己是神,為什麼還會有『很神』這個形容詞了?

『不、不是劇情,而是輸入名字的系統,明明想輸入「津」字,偏偏只出「律」字,不能用自己慣用的名字,真不方便!』天音説。

『這麼不方便的系統?不用自己慣用的名字感覺好奇怪!就像DC Girl不能改主人公名字,差點不知道角色在叫自己呢!』我附和的説。

『就是嘛……説起來你最近又有玩什麼game嗎?』天音説。

『誒?你是神様也不知道?』我驚訝的説。

『我不是説這裡交給鳥海様管理了嗎?』天音説。

『誒~是這樣嗎?』不是知道我的内心吐糟嗎!←差點想這樣吐糟的我説。

『就是這樣啦!』天音説。

『近兩天才開始玩Petit Four,口味很淡的一個PS2 game!』我説,這次沒發現我的吐糟?神的心意真不可測,嗯嗯。

『感想如何?』天音説。

『就是淡得連感想都寫不出來,不過我也是剛開始玩啦不能作準,最有趣是勇さん的聲音。』我説。

『勇さん?』天音説。

『勇さん是當中的角色,檜山さん配的,這、這簡直是斑目!』我感慨的説。

『bleach的斑目?就是會有檜山式喊叫?那就真的很有趣了~』天音説。

『就是啊,毎次聽到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,果然是檜山さん呢!』我説。

『聽説3月份有很多game推出呢!到時候應該有很多不錯的game玩了~』天音説。

『對呢!除了黒翼外,還有網王的兩片DS啦、GS1的再版啦、黒執事和桜蘭DS等等,多到數也數不完。』我説。

『到時候連下載的位置也沒有了~説起來網王真是沒完沒了?』天音説。

『但是大家都玩得很高興就是啦~類似S&T和R&D,不錯啦!』我説。

『不過語音真的不可以太期待……』天音説。

『DS全語音現在只有GS和幕未吧?怎樣也沒有乙女的恋革命DS一點也沒有語音那麼悪劣啦!』我説。

『但那個有PC和PS2版本,都是全語音……本來沒有漢化版本我就去玩PC版本了~哎啊!』天音説。

『怎、怎樣了?好像慘叫了……不要嚇我!』連神都慘叫大概世界末日吧?

『哎啊,快要十一時了!我要去睡覺了,下次再跟你說,886~』天音説。

『喂~不要説得好像跟我聊電話或者玩MSN那樣!喂?已經走了嗎?啊啊~真的好隨便,我又沒説想和你聊天……』我説。

* * *

『喂~喂~明日香醒一下啊!喂!』是誰在叫我?這個聲音難道是?

『表、表哥嗎?』我揉了揉眼睛,發現自己坐在床邊。

『怎麼會在這種地方睡著了?會感冒喔!』乾學長説。

『我睡著了嗎?』我呆呆的説。

『是啊?你連自己睡著了都不知道……不會是生病了?』乾學長把手放在我的額上,大概是擔心我發燒了?

『我、我沒事,大概有點累?』我説。

『貞治!明日香!來吃晚飯啦!』遠處傳來的聲音。

『舅母叫我們吃飯了!我們快去吧!』我推著乾學長的背説。

『真的沒事?』乾學長還是很擔心的説。

『真~的~沒~事~!』我説。

『那我們去吃飯~』乾學長説。

沒事~才怪!我剛才是做夢了?這種手法到底要用多少次啊~

--待續--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974-0c58353d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