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專訪動畫導演~關於《死後文》的二三事~(前篇)

正是春暖花開三月底的某個下午,在東京新宿的某個咖啡廳二樓,編輯長約了剛執導完《シゴフミ》 (死後文)的動畫導演佐藤電雄城下一聚,兩個既不體面也不俊俏的中年人,就在原本該是情侶幽會地點的街角相遇了……其實是因為編輯長正好到東京出差,而我與佐藤導演又是朋友,趁著死後文剛下檔的這個空檔,約佐藤導演出來做個小專訪,當然事先也有就問題內容徵得製作《シゴフミ》動畫的BANDAI VISUAL同意啦。佐藤導演在採訪結束後,便飛奔去新宿的錄音室進行死後文的DVD後製工作,而第二天又飛到美國去。在此要先感謝佐藤導演願意百忙之中抽空配合,以及BANDAI VISUAL的應允。回說那個咖啡廳,在坐定後,便正式進入訪談的主題:《死後文》了。

編輯長(以下簡稱編)︰《死後文》這部作品,導演你以前沒有做過這種小說關聯的動畫吧?說小說原作也不對……總之就是道個跟小說企劃連動的作品算是第一次的經驗吧?

佐藤監督(以下簡稱佐藤)︰是啊,這算是第一次哪。如果是漫畫原作改編,之前我導過《TOKYO TRIBE 2》嘛。小說關聯這還是第一次,其實原作改編的東西我就很少碰了……說來小說不算是原作啦,雖然是先行推出……(這時服務生過來點餐,我們點完兩杯飲料後繼續)……對了,這個解釋起來好麻煩,總之是原作湯澤友楼(這是製作群的集合筆名,不是一個人)想做這樣一個企劃,小說會先行上市,以結果而言雖然小說企劃與動畫是同時進行的,但小說終究先面市……是啊,以平行的方式製作,這個真的好麻煩。因為是平行製作,雖然我剛才說是第一次,但認真說起來改編自小說的作品我還沒做過呢,訂正一下。

編︰既然小說與動畫是同時進行的平行企劃,小說的內容也未必與動畫完全相同對吧?

佐藤︰嗯……所以小說的第一卷最後的故事還故意寫成不同的方向。但也有很多時候是考慮「用稍微容易寫的方式比較好吧?」,因此小說變成了比較溫柔的作品。

編︰動畫比較暗……吧?

佐藤︰嗯,變得更……你說得沒錯,該說比較深沉吧……說殘酷也是,做了很多過分的事嘛!(笑)

編︰動畫後半我還沒看,但是該不會是HAPPY END吧?

佐藤︰某種意味來說算是HAPPY END吧。雖然不可能變成很童話的、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樣……

編︰能出是很圓滿的解決嗎?

佐藤︰總之,就是以文歌/文伽(フミカ)可以接受的形式迎向未來做結,我認為這就是HAPPY END了。

編︰動畫版中最殘酷的部分可以算是第6話吧?導演你是以怎麼樣的想法或心情做出來的?

佐藤︰最初是寫腳本的大河內先生(大河內一楼)提出這個構想的,說想做這個題材,問我覺得如何。我是擔心,如果是做搞笑喜劇,也就是說在暗劇情中間加入搞笑調劑,那可能還會受歡迎。但是這個構想照做的話很困難吧?說實話我怕會嚇跑很多客人,這樣好嗎?我就這樣跟大家把醜話說在前面了,就是湯澤友楼他們……雖然是寫湯澤友楼原作,我想大家都知道了,湯澤友楼這名字是把製作人們(湯川淳、大澤信博、松倉友二)跟大河內先生的名字各取一個字的集合筆名。大河內先生就是那個「楼」字……但他們跟我不同,反而非常想做這題材,充滿了熱誠。反過來說,在那個時點死後文這部作品,就已經是有殘酷的特色了。我又要負責將這些統整起來,也早有心理準備了。

編︰說起第6話,《TOKYO TRIBE 2》的時候,不也是很多暴力的、殘忍的內容?在製作這樣的內容時,難道不會受到來自外界的壓力嗎?

佐藤︰製作途中是沒有啦。要說的話都是播映中的時候,當然劇本什麼事前電視台都會先看過,有問題的話也會被要求「拜託不要做這種描寫」,但是實際完成驗收時,因為是畫、是影像嘛,不像腳本只是文章,他們看到又會怎樣判斷呢?畢竟還是有在完成品驗收的階段才被打回票的事。但是幸好這次是在驗收之前就跟我們說了……

編︰結果你們修正了嗎?

佐藤︰不,並沒有修正……第3話的話是有啦,某方面來說有幾個地方,但是我沒經手,這部分都交由製作人們去判斷了。第6話的情形,因為會出問題的部分是內容本身(題材、劇情方面),反過來說就是根本想修也沒得修吧,就只好讓覺得OK的頻道播放,電視台那真的是沒辦法了。

編︰有部分腳本內容剪掉了嗎?

佐藤︰嗯……不,第6話其實反而沒什麼修改的問題,沒有修正唷。真正不好的是「欺負人」(霸凌)這種行為,那麼,如果讓內容變成還有點救贖的形式,最後變成「欺負人是不好的,不要這樣吧」的故事又如何?我覺得重點不在這裡,畢竟欺負人這種行為本身才是問題。若是最後變成探討「霸凌存不存在」,就變成很奇怪的故事了吧?因此我認為應該放棄嘗試修改的小手段。如果改成更積極的劇情,我想這個故事也就變調得太多了……

編︰如果原本的企劃是做不同的故事的話……

佐藤︰對啊,如果不是死後文的話,做成那樣的故事也可以吧。但這次是做死後文嘛,如果那樣做反而不知道這種故事做來幹嘛了。所以不能播的地方就不播吧!反過來說也還是有能播的地方嘛,也是有能夠溝通的地方啦。但第3話那種播出方式,我想是因為BS放送(衛星放送)所以才能播出吧,反之地上波(UHF波段的電視台)就不能播了。那要不要做兩種版本來因應呢?結論是不要。如果小修改就可以的話那就改,如果NG到非大改不行,那就順其自然能播的頻道就播,不能播的就算了。

編︰記得地上波播出時,第3話跟第6話都被停播了吧。

佐藤︰對,還有第8話。父母虐待孩子的故事,這種描寫也是犯禁忌的。因為動畫基本上還是給小孩子看嘛,雖然是深夜動畫,但全體還是有這種觀念,萬一不小心一讓小孩子看到了很不好。

編︰果然日本也有這種觀念啊,動畫還是以小孩子為主……

佐藤︰即使是深夜動畫,但小孩跟父母講想看的話,也是有(不知情的)父母會錄下來給孩子看,有這種風險。如果這種風險可以解決,例如AT—X啊、用CS系統的必須付費收視的形式,或是WOWOW、BS系統那種看收視率決定的衛星頻道。看準縫隙就鑽,以在夾縫中求生存這層意義來說,好像游擊隊一樣……就是打游擊戰啦……另外聊點八卦,這部作品不是打著大河內先生和我的名字、還有人物設定星(紅白)老師嗎?託名氣的福這個企劃在初期的裁決會議很快就被通過了,如果當初再低調點,說不定就被駁回了,我有時會這樣想。

編︰可是這樣的結果,也許不至於不滿啦,但總是會有想照原企劃進行的念頭吧?

佐藤︰站在製作側的立場當然會這樣想啦。當然也有放送電台與代理店(發行)的立場要顧,關於播出的流程與內容方面,都經過非常多次的溝通與意見交換,得出這樣的結果,因為也經過充分溝通了嘛,知道大家都互有妥協,這個結果自然是該接受的。但單純站在拍片的立場想的話,那當然是不滿意哪……不過,問題還是那個吧……就是跟現在其他動畫一樣,說是電視動畫,其實還是以賣DVD為主吧。如果當初真的要做電視動畫的話,我想應該會變成更不一樣的作品吧?企劃本身出發點就不一樣了。追根究底還是希望大家買DVD來看吧,希望各種人都來看這部作品,想做得比電視更多……

編︰這樣說來也許做成OVA會比較好?

佐藤︰嗯,不過重點是,你也知道的,最近人家常常這樣說嘛,說電視播送只是當成賣DVD的宣傳廣告而已……回頭看死後文的話,她的資金構成……或者就各出資公司的分工來說,對於死後文而言,電視台還是一個用以宣傳的場所。所以才說,如果真的是要做成電視動畫、要以電視播放為主要重心、像是鋼彈啦或是魯路修啦,那樣的話,作為電視節目的企劃成分再強烈一點的話,我想內容會變得相當多,而且那樣的話,可以說是靠自我淨化來逃避,更進一步,可以用點狡猾的手段來做。相較之下,這次做死後文可以說是非常誠懇正直了。

編︰所謂狡猾的做法是哪類?

佐藤︰例如不用太直接的描寫,或是不說太直接的真心話,用更深一層的演出效果。我想要這樣那樣做啦,但問題是也要看播出時間帶吧。這次還是普通的深夜時段,如果,我是說如果唷,弄到星期六晚上6點做,如果還是維持做那麼複雜的事,那恐怕到現在也還沒動吧。雖然結果是變成深夜節目,但就是因為深夜節目,因為等於是OVA的廣告時間,所以內容表現也就變得相當深刻了。

編︰如果是星期六下午6點的時間帶,這種內容恐怕會很麻煩吧。

佐藤︰反而要多加些開朗的要素,還要有很多就觀眾來說能得到救贖的成分,所以才有卡納卡(カナカ)這支手杖的角色,在《死後文》裡也加了很多救贖的元素,像是千章(チアキ)這個身邊的同僚。當然,主要的內容還是圍繞在像是霸凌啦、自覺等等。但是這個企劃自身,畢竟現在的年輕人……日本的年輕人,基本上很喜歡這種晦暗的東西,對於這些孩子,要傳達些什麼樣的訊息給他們?這樣想著,就有了這個企劃……不過關於她的長度,全12集,加上OVA的第13話,就是13集。要是能做到26集的話,就能安排得更仔細點了。這一路都是趕出來的,給我非常亂來的印象,真的,連我自己都這麼覺得。

編︰欸!很亂來嗎?

佐藤︰該怎麼說呢,說亂來就是,把非常衝擊性的東西搬上舞台串聯起來,如果能把他們之間的空白填補,像是多安排點支線,在主要的衝擊性題材裡,該怎麼說呢……加些能夠軟化他們的要素吧……

(待續)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869-4b121175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