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未完故事 XXI

未完故事 XXI

『喂、小兔你知道「免停」的意思麼?』我説。

『應該是駕照被停掉的意思吧?』兔説。

『小兔果然是優等生,這個也知道☆』我説。

『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?』兔説。

『因為昨天我看小津的colomn時看到他説被免停了,以後要乘電車很不方便的説……可是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到免停的意思,大概是我大腦短路了;;;』我説。

『對於一向駕車的人來説,要去乘車的確很不方便。』兔説。

『雖然是這様沒錯,但我第一秒想到是「哈~想不到這個人也會有這様的一天!」』我説。

『……你這個人到底是不是他的番薯的啊……』兔説。

『當然是啦,你沒聽説過「愛就是要吐糟!」這個名句麼!』我説。

『沒有……是誰説的?』兔説。

『有海。』我説。

『哦~原來如此。』兔説。

『誒~為什麼你不問我他是誰?』我説。

『跟你説話神經不能太幼。』兔説。

『這個覺悟不錯!』我説。

『我可以把這句話當作是讚美説話麼;;;』兔説。

『沒關係啦什麼都好,説起來快要上課了……想不到在立海上課也沒什麼特別。』我説。

『説的也是,不過今天也只是第一天嘛!』兔説。

『也對啦……啊~又要上課了,無論在哪裡的午休時間都是那麼短。』我説。

* * *

『放學有什麼預定麼?』我説。

『沒有,怎様了?』兔説。

『難得來到立海不如去到處看看。』我説。

『這樣也好,那麼先去哪裡?』兔説。

『嗯~到哪裡啊~』我説。

『明日香。』突然面前出現一個相當高的男生説。

『這個、是……柳さん?』我説。

『果然是和貞治所説一様,但是失憶的方向有點……』柳説。

『這個、請問你認識我?』我説。

『啊、抱歉,我自説自話了。其實在你小時候就認識了。』柳説。

『那麼請問我是怎樣稱呼你的?』我説。

『蓮二哥哥,這個被貞治妒忌了很久,説「哥哥」怎樣也比「表哥」親密什麼的。』柳説。

『哈哈~可以想像得到。那麼蓮二哥哥是聽表哥説我來了這裡?』我説。

『應該反過來説是我打電話給他,因為我是這次交換生活動的委員,趁這個機會再看到妳真好。』柳説。

『……那是黒箱作業麼……』我説。

『不好意思?』兔説。

『抱歉,這位是柳蓮二,這裡的三年級生,和我的表哥是幼馴染的説。』我説。

『請多多指教,柳さん。我……』兔説。

『請多多指教呢,野村同學。』柳説。

『啊,知道我的名字呢……』兔説。

『這個對他來説是小事啦!』我説。

『也對呢,畢竟是委員。』兔説。

『雖然有點不同,但先這様理解。』我説。

『説起來你們呆~在這裡幹什麼?』柳説。

『沒什麼,我們想參觀一下,但不知從哪裡開始?』我説。

『那麼從網球部開始?我現在就是要去那邊,順道介紹給妳們?』柳説。

『好啊!』我説。

--待續--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859-1fe9375f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