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076. No Surrender(百曲紀念作)

此篇含BL成份(忍桃),請不適者自行回避。

百曲紀念作 總目録

『我絶對反對你們在一起的!不論用什麼手段!』

在陽光普照的放學路上,被那句説話纏繞著的忍足,默默地踏上歸家之路。

『喂~~~!!侑士!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説的啊!』向日不滿地説。

『啊,是岳人你啊~對不起,剛才有點事在想。』忍足語氣平板的説。

『真不像你啊,侑士。不過最近的你也變了不少,因為那傢伙?』向日説。

『這個啊……』忍足還沒把話説完,向日口中的「那傢伙」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,「一説曹操、曹操就到」真是至理名言。

『忍足さん!到底是什麼回事!』「那傢伙」亦即是名為桃城的那個人急忙跑過來追問。

『在短訊不是説得很清楚了麼?我們以後不要再見了。』忍足用冷得幾乎讓人發斗的語氣説,是為了隱藏自己真正感情吧?

『但是我們不是……』桃城迷惑的説。

『真的要我説得那麼絶麼?我一直都只是當你是玩具,玩厭了當然就是棄掉啊~』忍足繼續用平淡冷莫的語氣説。

『我才不相信!』桃城堅決的説。

『喔?你要怎樣才相信?』忍足一直告訴自己「不要動搖!」其實很動搖的説。

『我們來打一場,我贏了就要告訴我到底為什麼!』桃城説。

『那麼我贏了就不再追究下去?』忍足説。

『一言為定,明天到xxoo等!』桃城其實有想過「要是輸了怎麼辦?」,但對方是善於隱藏自己的忍足,他不想説的話一定不會説出來,能打開這個缺口不容易,必須把握。

『好的。』忍足説。

看著桃城跑開了,一直在旁邊看好戲的向日説︰『到底怎樣了啦?』

『就是你看到這樣。』忍足看著桃城離開的方向説。

『看到的當然知道了,我是説真正原因啊!』向日不滿的説。

『……那就是真正原因。』忍足遠目的説。

『鬼才相信!別騙我了,我們打雙打那麼久了,我還不知道你麼?啊,不過近變得比較坦率也是真的。』向日自説自話的説。

『……因為父上……』忍足受不了拍檔的追問説。

『那我明白了。』向日搶著説︰『是你的爸爸不滿意吧,一定説「我家兒子喜歡的竟然是男生,好掉臉」之類吧?』

『……你真的知得很清楚。』忍足苦笑道。

『我可是吃過你爸爸的苦頭啊~』向日無奈的説。

『上次的事真的很抱歉!』忍足説。

「上次的事」是指忍足爸爸誤信流言説忍足跟向日在交往中,所以讓向日吃了不少苦頭。

『上次只是誤會已經這個程度,今次大概很嚴重吧!』向日用不知是同情還是看好戲的語氣説。

『所以、我不能讓他……』忍足把目光放空的説。

『……侑士,你真的變了,雖然要説到底哪裡變了不好説,但是……那傢伙果然不簡單。』向日嘆著氣説。

『對、不簡單啊~』忍足似乎認同的説。

『那麼明天加油吧!雖然不知道應該支持你贏還是輸……』向日説。

『我自己也不知道。』忍足苦笑説。

 * * *

時光飛逝,到了「決鬥」的時刻,網球場上是一個冷靜得過份的忍足、和急躁得過份的桃城。

『你是贏不到我的,還是早點放棄吧!』忍足説。

『我才不要!』桃城説。

『那沒辦法,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!』忍足説完就開球了。

心浮氣躁的桃城就算心裡多麼想贏,但是急躁起來是沒可能贏的,一下子就4:0了,忍足領先。

『喂喂,我就説贏不了我的,還是……』忍足説。

『我才不要!!!啊~~~~!』完全沒看情況的桃城為了救球,撞上了旁邊的牆壁。

『……你就是那麼愛用頭撞的麼?』忍足忍不往吐糟。

沒有回應,沒有平常用很不滿的語氣説「要你管!」只是一動不動躺著。

『別裝死了,沒用的。』忍足上前打算用腳踢他。

『喂~桃城!桃城!』發現桃城不是裝死而是真暈的忍足慌了起來,簡單檢查下發現只是暈過去,於是趕緊叫救護車來。

 * * *

忍足坐在急症室走廊的長椅上,什麼也不能做的無助感讓忍足覺得醫院真是個冰冷的地方。過了二十分鐘吧,對於忍足來説是過了百萬年也説不定,醫生終於出來了。

『那、那個人怎樣了?』忍足慌忙的説。

『已經醒來了,沒有大礙,只是……』沒聽完醫生的話就跑進去。

看到雖然頭上纏著繃帶,但仍能好端端坐著的桃城,本來安心下來的忍足,發現桃城空洞的眼神,有一股不妙的感覺。

『沒事了吧?』為了隱藏自己恐慌的心情,用極度平淡的語氣説。

『請、請問你是誰?』桃城迷茫的説。

『我是忍足、忍足侑士啊!』忍足完全掩飾不到自己不安的心情帶點激動的説。

『忍足侑士?我認識你的麼?』桃城仍然迷茫的説。

失憶?那不是八點檔肥劇才有的劇情麼!忍足内心吶喊。不對,那不是我所希望的麼?現在他不記得我不就可以輕鬆的離開他,父上就不會找他麻煩了麼?但是,為什麼我會那麼痛苦……此刻的忍足還不知道,預算得到和承受得到是兩回事。

『忍足……さん?你沒事吧?臉色很不好?』桃城説。

『沒事,大概。』忍足無力的説。

『雖然不好意思,但是可以請你告訴我多點事情麼?例如我們是什麼關係?現在是什麼情況?』桃城説。

『關係……』忍足把桃城一抱入懷,衝口而出説︰『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!』

『真的麼?』桃城帶著笑意的説。

『真的!我再、再也不會放手的了……誒誒誒~~~!!!』發現桃城不懷好意笑著的忍足説。

『竟敢説謊!』忍足輕輕拍了拍桃城的頭説︰『這是懲罰~』

『痛痛痛……不公平啊!明明忍足さん之前都在説謊!』抱著頭喊痛的桃城説。

『對不起!真的對不起……其實……』忍足坐在床邊説起故事來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『那麼現在不要緊麼?』桃城擔心的説。

『比起失去了你,什麼都不要緊……』忍足説。

『忍足さん……』桃城説。

『侑士,你過來一下。』病房門外,有一個充滿威嚴、身穿醫生服的男人説。

『我明白了。』忍足頭也不回的説,緩緩的站起來跟桃城説︰『我要出去一下。』

『忍足さん?這是?』桃城疑惑的説。

『那個人就是我的父上,我去跟他談一下。放心,我絶對會回來的。』忍足説。

『嗯~』桃城點了點頭,忍足就跟著那個男人離開病房了。

 * * *

走進一間雪白的房間……雖然醫院到處都是雪白色的啦!四周的櫃都放滿了獎杯獎狀,桌上放著很多文件,上面都是一些平常人看不懂的文字,這是醫生獨有的文字吧?

『之前跟你説的話你沒聽懂?』忍足爸爸打破沉默的説。

『我明白……但是』忍足暗地裡深呼吸了一下説︰『但我無論如何都要跟那個人在一起!』

『喔,無論如何?』忍足爸爸看到忍足從眼裡透出來的決心,想起某個人,真的很像某個人。

『那麼我給你一個機會。』忍足爸爸停頓了一下,續道︰『跟我下盤棋怎樣?贏了我的話就任由你去。』

下棋?忍足下意識的抬頭看著櫃子裡的獎杯,這都是忍足爸爸在業飾棋藝賽贏得的,所以忍足知道自己勝出的機會微乎其微,但已經到了這個地歩沒有退路,而且從話氣中可以得知,要是輸了的話,這輩子大概都看不到桃城了。

『好。』簡單的一個字,開始了這場戰爭,當然情況如預料一樣的一面倒,忍足爸爸輕易地勝出,雙方沉默了一段時間。

『我的父親,亦即是你的爺爺。』忍足爸爸開口説︰『當年他不喜歡你的媽媽,他也跟我下了盤棋,我輸得很慘,但是他讓我娶了你媽媽,當年我不明白為什麼,但到了最近我明白了。』

忍足爸爸站了起來,向著窗外看去,背著忍足説︰『你去吧,我不會再阻止你的。』

『謝謝。』忍足雖然很不明白,但是為免父上改變主意,所以道謝後立刻向著病房跑去。

『這孩子啊,真像我。』忍足爸爸苦笑説︰『14年來我也沒看過他有那麼大的決心、那麼大的執著,大概他還不知道,那個小子正改變他的世界……真不簡單啊,那個人。』

--完--

後記︰我發現最難想的不是内容,而是標題(炸)

希望今次沒有離題太多就好了……(苦笑)

最近貼文貼得多,人流就毎況愈下了,果然我的文是毒藥(苦笑)

不過真的寫得很高興啊,這篇寫得有點長……(前後沒有因果關係啊!!!)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779-70d69ea0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