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未完故事 XVII

未完故事 XVII

『忍足さん弄的章魚燒真的很美味啊~』我說。

『還算不錯……說起來你到底跟你的朋友說了什麼,她竟然給你十盒章魚燒?!』乾學長說。

『私人恩怨!!!』我說。

『啊哈?看來不要細問比較好……』乾學長說。

『說起來忍足さん還真受歡迎?』我說。

『的確是,你們女生不是喜歡這種類型麼?……啊,不用了,我已經吃不下了。』乾學長說。

『那麼我不客氣全吃囉?……喜歡嘛,我還好,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說話那麼不夠氣?』我說。

『那是氣聲,那是別人所說性感啊|||』乾學長說。

『是麼……但為啥表哥你比我更清楚?』我說。

『所以你應該檢討一下自己|||』乾學長說。

『是麼……』我說。

『那邊有人要決鬥耶!』路人甲說。

『是麼是麼?在哪裡?』路人乙說。

『就在那邊啊,我們一起去看囉!』路人丁說。

『為啥沒路人丙了?算了,決鬥?好像很有趣呢!我們也去看吧?』我說。

『別、別跑那麼快啊|||!這個人肯定會有盲腸炎的|||』乾學長說。

* * *

『已經有那麼多人在了?完全看不到誰跟誰啊!』我說。

『哦哦~原來是他們啊~』乾學長說。

『別恃著自已高就說這種話!我踢!』我說。

『哎啊~痛……我明明看到也沒可能說看不到吧!』乾學長說。

『哼……現在還是先想辨法走前。』我說。

好不容易才走到最前,原來是……

『那不是日吉君和真田さん麼?』我說。

『你知得很清楚啊~』乾學長說。

『當然,我有熟讀網球王子這本……網球雜誌的嘛!……對了,現在不是聊的時間,那邊的兩位不要打架啊!』我說。

『我們沒有打架!』日吉說。

『明明是拿著木刀對峙也不是打架?!』我說。

『我們是在切磋武藝。』真田說。

『但是……』我說。

『在這裡切磋讓其它的困惑了吧?』乾學長說。

『哦?是青學的乾吧?嗯~』看一下周圍環境的真田說『的確如此,那麼只好留待下次再來切磋好了。』

『只好如此。』日吉說。

『那麼,再見了。』真田走了。

『他們就真的完全不看環境的?!』我小聲的咕嚕。

『說起來,乾さん是和女朋友來的?』日吉說。

『不、只是表妹而已。』乾學長說。

『為啥每個人也是先把我當作是乾學長的女朋友的b』我再小聲的咕嚕。

『啊啊,不過怎樣也好,介紹你一個好地方,到鬼屋去有好的事情發生喔!』日吉說。

『好事情?』乾學長說。

『和女生的好事情啊~還是不妨礙你們,我也先走了。』日吉也走了。

『說這種話就不要讓我聽到嘛囧!不過鬼屋好像很有趣呢XD!』我再再小聲的咕嚕。

『那麼我們還去哪裡?』乾學長說。

『鬼屋好像不錯呢!』我說。

『……不要去比較好b』乾學長說,大概心裡想也不知是誰嚇誰了b

* * *

最終當然還是去了XD!

『很啊很暗啊~嘩嘩嘩XD』我說。

『我想你是興奮過頭了吧?』乾學長說。

突然有人從井口爬出來(?!)

『嘩嘩嘩,很恐怖啊XD!誒?那不是鳳君麼?』我說。

『誒?認出來了?』鳳說。

『還有那邊要撲出來的不就是宍戸さん?』我說。

『就算是知道也不要說出來啊你這個人!』宍戸さん說。

『哦?你們在鬼屋扮鬼了。』乾學長說。

『青學的乾さん?你好……這位是?』鳳說。

『這位是我的表妹,真是失禮了。』乾學長。

『你們好^^』我說。

『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啊!』宍戸さん說。

『啊,我們還是快點工作,兩位失陪了!』鳳說。

『不然那個跡部又來煩了。』宍戸さん說。

『誒誒,這裡是跡部さん負責的麼?』我說。

『對的,鬼屋是跡部さん建議和負責的。』鳳說。

『明明是他自己說要做啊,可是他只是在指指點點……』宍戸さん說。

『跡部さん還有其它工作吧?』鳳說。

『哼……』宍戸さん回到工作崗位。

『兩位失陪了。』鳳也回去了。

* * *

『完全的不恐怖啊~』我說。

『開始沒興致了?』乾學長說。

『有點悶啊~』我說。

話還沒說完,四周突然一片暗了。

『啊~怎樣了啦!』我說。

『你可不可以多一點緊張感啊|||?不過真的到底怎樣了?』乾學長說。

『電力供應出現了一些問題,現正搶修中,請大家留在原地,以免發生意外,謝謝大家合作!』廣播員說。

『原來如此。』我說。

『那麼只能站在這裡。』乾學長說。

『……』

『……』

『表哥你還在這裡麼?』我說。

『我在這裡,怎樣了?』乾學長說。

『昨晚我做夢夢見我小時候的情況,我記起父母是為啥會不在的……』我說。

『嗯~還是記起來了。』乾學長說。

『以前你說過我不記得以前的事比較好就是這個原因?』我說。

『的確如此,雖然表面看不出來,但是你一直也為這事很傷心……要記得還是會記起來。』乾學長說。

『……』

『嗯?』乾學長說。

『……我覺得我不是自己。』我說。

『為什麼?』乾學長說。

『我根本不記得以前的我是怎樣的?現在的我和以前的我很不同吧?那和我不是明日香沒有分別吧?』我說。

『以前和現在當然是不同的……』乾學長說。

『但是大家愛護我也只是因為以前的明日香啊!那麼現在的我算什麼?』我說。

『大家愛護以前的你,也愛護現在的你,現在的你不好也不會有人愛護的啊!』乾學長說。

『嗯……』我說。

『所以不要再想這些事了~』乾學長說。

突然回復光明,不、是比之前更光明,鬼屋才沒這樣子光明。

『看來鬼屋是完全不了囉。』乾學長說。

『表哥謝謝你。』我說。

『總之現在的你首先要好好愛護自己,這樣別人也會愛護你的。』乾學長說。

『嗯~』我說。

『怎樣了?』乾學長說。

『看到對方的臉說這種話真的很害羞///』我說

--待續--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480-8846d5ad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