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未完故事 XV

未完故事 XV

剛退院的我,第一時間就到圖書館去了,據醫院的大嬸所說,案件在當時是很震撼的,所以我想報紙上一定會有報導吧,於是到圖書館去找。

幾乎不用花什麼氣力就找到了,不同的報紙上也有刊登這件新聞,而且是很詳細的報導呢……但是報紙的名稱有點……什麼玫瑰報紙、小狗報紙,甚至是銀時晚報啊啊啊……這是明日香的夢,還是不要在這種地方在意好了b

報導的內容大概是說一對以販毒為生的夫婦,因為金錢的糾粉與社會結怨而遭殺害。當日兇手在夫婦的家中把夫婦殺害之時,本來想把他們的女兒(即明日香)同時殺掉的時候,被聽到奇怪聲音而好奇的鄰居(即現在的我)發現,所以明日香就得救了。

……這就是明日香的過去麼?我一邊想一邊離開圖書館的時候,電話響起來了。

『喂?我是……大和。』我差點忘了我自己的身份b

『我是笹塚。』對方說。

『笹塚先生?有什麼事麼?』我說。

『已經知道你被襲擊的原因,是社會方面擔心在案發時還看到什麼才會這樣。但請放心,組織已經被我們瓦解了。』笹塚說。

『這樣真的太好了。』我說。

『嗯,的確。我說的就是這些,再見。』笹塚說。

『啊啊,笹塚先生,請等一下。』我說。

『嗯?有什麼事?』笹塚說。

『我想問你知不知道明日香現在在哪裡?』我說。

『明日香?』笹塚說。

『是那對被殺的夫婦的女兒,我覺得她很可憐,所以想知道她怎樣了。』我說。

『哦~現在她被送到孤兒院去了。』笹塚說。

『那麼可以告訴我孤兒院在哪裡麼?』我說。

『孤兒院就是在……』笹塚說。

* * *

根據笹塚所說,很快就到了孤兒院,問職員明日香在哪裡,職員指著大樹的方向,我看到大樹下有個小女生坐著畫畫,那就是明日香?我想走過去的時候,有兩個女人比我更快走到明日香身旁,俯視著坐在地上的明日香。

『明日香在畫什麼啊?』女人B說。

明日香頭也沒有抬起來,完全不理會那些女人繼續畫她的畫。

『真是沒禮貌啊!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!』女人A說。

『不要這樣說嘛!你是人家的姑姐嘛!』女人B說。

『她就是這副性才沒有親戚要她!』女人A說。

『話是這樣說……』女人B說。

『哦?你這麼好人就要了她嘛!』女人A說。

『別說笑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丈夫是名門嘛~』女人B說。

『明白明白,要是收養這種孩子會有損家聲嘛~』女人A說。

『就是啦~』女人B說。

兩個女人就這樣說著說著走開了,明日香還是繼續默默的不斷的畫著她的畫,沒吵沒哭,什麼聲音也沒發出的……然後有一個女人向明日香的方向走去,雖然是年輕了不少,但是仍然能看出她就是明日香的舅母!

舅母走近明日香,然後蹲下來對明日香說︰『明日香,你好!』

明日香仍然是自顧自的畫畫。

『明日香,來我家住好不好?』舅母說。

明日香看著舅母的臉一會兒說︰『我的爸爸媽媽是壞人,你不怕麼?』

『但是明日香不是什麼壞人,是個乖孩子嘛,不是麼?』舅母說。

明日香點了點頭,舅母把明日香抱起。

『看!你的表哥也來接你喔!』舅母說,就是指在不遠處的小小乾學長。

『明日香。』乾學長說。

明日香看著乾學長,看了很久也沒反應。

『他是表哥喔,叫他表哥好不好?』舅母說。

明日香再看了乾學長一會兒,終於開口說︰『……笨蛋表哥。』

啊哈哈哈……對不起,我忍不住笑了,這就是乾學長被欺負的開始?

* * *

笑著醒來的我,發現自己終於『回來』了。

『終於回來了~這個夢是讓我知道明日香的過去的?』我對自己說,大概是這樣吧?還是別想了,今天可是氷祭耶!於是我起床梳洗了。

* * *

『早餐準備好了,快點吃吧!』舅母說。

『舅母,我已經記起了。』我說。

『嗯,記起什麼?』舅母說。

『記起父母不是什麼好人,還有被殺的事……我昨晚夢見了。』我說。

『……最終還是記起來了。』舅母說。

『為啥要騙我?』我說。

『最初你的學長和你一起回來時,因為不知道你是怎樣跟同學說你父母的情況,於是就說你的父母都在外國工作,然後知道你失憶了,想著就此把事情忘了就好了,於是繼續說謊了……對不起,我真的不想你再記起這些傷心的事……』舅母說。

『……對不起。』我抱著舅母說。

『什麼?』舅母說。

『沒什麼……吃早餐吧。』我說。

早餐過後,我就出發了……奇怪?剛才早餐時怎麼沒見到乾學長?

--待續--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478-da4caafa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