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訪談】坂本真綾 & 鈴村健一 @ 空之境界

小說《空之境界》因為獨特的世界觀而抓住了眾多讀者的心,拍攝成劇場版動畫後,為兩儀式配音的坂本真綾和為桐幹也配音的鈴村健一也一樣創造了用聲音捕捉讀者內心的能力。

-- 12月1日是第一章的公開日,請坦率說說自己的感想。

坂本 試映會和音效合成的時候我就有預感了,劇場版《空之境界》是一部非常精彩的作品。在試映會上加入效果音和音樂的狀態下觀看,好得乎我的想像。不過我還是很緊張大家的評價,好在放映結束後,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。

鈴村 我真得很感動很高興,這是一部很難的作品,但是無論是視覺效果還是BGM和效果音包括台詞都非常專業。所有的影像都能傳達到你的心裡去,這也是能讓大家鼓掌的原因吧。

-- 在影像當中有什麼新發現嗎?

坂本 發現嘛……作為原作的FAN我一直想知道『直死的魔眼』怎麼影像化,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想像,不過看了第一章,幾乎沒有人絕對和自己的想像不同。

鈴村 我也是這麼想的,和我自己的想像沒有什麼差別,小說被影像化就是將不同讀者腦子裡想像的場景取其一,其實這是挺難的,要琢磨整體讀者的心理。還有,和小說不同,劇場版給我衝擊感的是音樂。非常動聽的音樂,好像都能現場演奏了。還有效果音和平衡感都非常好,水瓶滾動的聲音什麼的都非常真實,式抽刀的聲音讓人覺得特別帥,娛樂性很高,感覺這是一部很有野心的作品。



-- 第一章里式看起來很讓人憐愛

坂本 雖然指的不是我可是我很高興。(笑)不過實際上,式的表情有著細緻入微的變化,因為式的表情大部分使用畫面表達的,其實我對於她只要投入最低最小限度的聲音就可以了。說實話,有我聲音的情節還不到全部的一半呢。戰爭情完全就沒有配音,幾乎我沒幹什麼就結束了。式之所以看起來令人戀愛一定是因為桐的存在吧,我可什麼都沒有做喔。

-- 首映當天舞台致辭的時候,鈴村曾說過『希望就用普通的演技來』,具體是怎麼想的呢。

鈴村 桐是從我們所生活的世界裡,進入具有直死的魔眼和魔術師的『空之境界』這個特殊設定世界的人。我想表現他會採取『普通』的行動,說『普通』的話,用這種方式給式的橙子帶來影響,並不想加入什麼特別的演技,我覺得就是『普通』。

-- 這個問題可能有點奇怪,和自己的學生時代相比,有什麼和角色的共同點嗎?

鈴村 說得是呢,我覺得我特別理解桐的想法,沒有什麼隔閡的感覺,只不過我學生時代沒有達到過那種境地……就算現在我也覺得和桐很有共鳴,覺得那些想法和生活是完全錯誤的。

坂本 光看式的設定,也就是穿著和服拿著刀……我當然沒有這種經驗(笑)但是式的那種兩面性也有說雙種人格-我認為那不是雙重人格,而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要素同居所以會讓她混亂苦惱-這也是10幾歲少年人的特點。式和自己的戰鬥被戲劇化地表現,這樣的角色也讓我很有似曾相識的共鳴。

-- 那麼在第二篇裡的『織』也是帶著這種感覺去演繹的嗎?

坂本 坦白說的話可能會讓人誤解,要確立式的存在感什麼的我都沒考慮,覺得自然而然地表演就好了。式變成織,再變回來,是沒有什麼奇怪和混亂的,這對我來說也是很不可思議的體驗呢。

鈴村 一切都是『必然』的,我表演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唐突的感覺,小窍門就是『傷感』。讓一個個的情節在寂靜中流過,相當具有表現力。我認為這是一部很奇妙的作品,氣氛得回味。節奏也很奇妙,這些語言說不清楚,必須自己看才能明白。

坂本 讀小說的時候我所感受到的氛圍,就好像被直接變成了影像,沒什麼變化的樣子。我表演的時候,式,特別是後來出現『織』冗長的大段台詞特別多,但是在我心裡都不覺得有什麼可質疑的。就好像那不是台詞,而是我自己想說的話一樣,音效效果實在太理想了。演技就是將不自然的東西自然地表現出來,可是我覺得我能特別客觀地讓自己的嘴動起來,這也是我的理想,所以很高興。看來,奈須老師老師所寫的《空之境界》世界觀非常完整,我來演式完全不需要額外地做什麼。『我什麼也沒做,也就是嚼了嚼,奈須老師的小說就已經是全部啦。』一定是這種感覺讓所有的工作人員產生共鳴。

鈴村 導演也是這麼說的。

-- 《空之境界》這頂神轎,還是靠大家來抬的。關於第一章和第二章,和看原作的時候有什麼不太一樣的地方嗎?

坂本 很遺憾沒有呢。我個人是勁頭十足的,能盡其所能去表演真的很快樂,我相信自己在第二章,第三章裡能比第一章更好,全身心地投入,一點也不希望它結束。好像又回到了學生時代,希望就這麼一直下去好了(笑)我覺得配音這工作真的很難,這部作品讓我有了自信。看了原著能和自己日常想法連接起來,能讀到這部作品好像命中注定一樣,對我來說它的存在感非常強。

鈴村 坂本把我想說的全說了(笑),不過的確如此。我的不同之處在於,錄制第一章的時候其實我沒有讀過原著。等錄製完,我就不是當成工作,而是自己非常想讀這本書了。

-- 真意外,因為參加了動畫版《月姬》,還以為你看了呢。

鈴村 這說起來話就長了,看了《月姬》,奈須老師的作品給我一種正統色彩強烈的感覺。我也是個喜歡特攝的宅男,對這種作品非常感興趣,不過那已經不是我熟悉的領域了,讓我心裡沒底。我並不是很喜歡那種關係到自己工作的時候,就完全投入到作品當中這樣的方式,我希望能拓視野來捕捉作品,如果能捕捉到大家的共同感受就好了。不過這次《空之境界》我卻很想讀原作1,也就是說『輸給它了。』(笑)還真沒讀過這麼棒的小說,印象深刻的應該說是我的心情變化吧。只要觸及到奈須老師的世界,就被他侵蝕了。這麼說太難聽了,應該說是渲染上了他的色彩。



-- 根據這次的訪談,看來無論是製作人員還是演員都對《空之境界》很有共感,有一個很統一的觀點。客觀地來看,《空之境界》是一部值得好好看的書。不過,讓大家這麼有動力的根源是什麼呢?

鈴村 我也在找呢

坂本 大概因為大家想得一樣吧。

鈴村 我也想知道。但是就是沒人能告訴我。

坂本 《空之境界》本身看點也是很多的戰鬥戲很精彩啊,還有戀愛戲等等……

鈴村 式是個悶騒的傲嬌女(笑)

坂本 我覺得還是不能用語言表達。《空之境界》的魅力在於這是在奈須老師還是職員的時候,完全隨著自己的感覺寫的。《空之境界》的普遍性還是不能一言蓋之的(笑)不同的人看這部作品應該會看出不同的世界來,我認為很棒的地方或許別人就不這麼想,如果光顧著這些想法的話那麼等到結尾的地方一定會覺得無所謂了。雖然大家看《空之境界》會帶著自己的眼光,但是只要喜歡就會產生共鳴和相同的結論。我就對《空之境界》表現出來的各種慨念思想有共鳴,所以很想向奈須老師表達自己也是相同的表現者。

鈴村 我同意,可以說是妙不可言的體驗。正如坂本所說,就因為自己讀進去了反而說不出理由來,但是如果你不玩味的話就什麼都不明白。我覺得奈須老師是帶著對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疑問來寫的,比如人的『孤獨』,『空之境界』中也有『孤獨』。社會賦與了人很多東西,但是說到本質還是人自己獨立個體,我們只能確定我們看到的東西,這部分也被奈須老師寫成了小說,對我來說《空之境界》的魅力就在於此。我的意見可能有點高壓,就算不知道這個本質,人生還是照樣渡過。剛才說到書的看點,就算因人而異也能成為一本書,這就是《空之境界》的過人之處。

坂本 好成熟的理論啊。

鈴村 包容力就是一種『成熟』,就算深思熟慮也不一定發表言論。我認為的共鳴源泉或許和大家想得不一樣,但是只要這種感覺存在,這種認知存在,說明《空之境界》就很有美麗的,結論不重要。

坂本 能讀到《空之境界》實在很幸運。還有大家(笑)

鈴村 我很明白你的心情,說不出來,我那難耐的心啊……(笑)

坂本 我覺得影像化讓這部作品更戲劇化了,是在忠於小說的前提下,依靠製作人員齊心協力的努力。剛才說的『直死的魔眼』都是在怎麼也不能背叛觀眾的想像下加入了自己強烈的意志。影像化的作品很多,這絕對是個成功的作品,我很高興。

鈴村 一邊對剛才說的抱有疑問,一邊對影像化很期待。

坂本 怎麼說呢,最大公約數?總之『直死的魔眼』是最大的共鳴點,『孤獨』則是內在的根基。



鈴村 孤獨本質上而言誰都會有的,這是人性,所以會產生共鳴。

坂本 孤獨聽起來很消極,但是在《空之境界》裡為其注入了溫暖的力量。雖算涉及到流了很多血『死』的主題,我覺得它也是《空之境界》最有美麗的地方。無論『拯救』還是『真實』,包括奈須老師本人都給人平凡而溫暖的感覺。

鈴村 《空之境界》就是這樣的。

坂本 錄音的時候奈須老師是一定會來的,原作者這種時候來我總是會緊張的,但是他卻讓我很安心。他是《空之境界》的父親一樣的角色,看著他微笑就覺得很放鬆(笑)

鈴村 就是要守護一旁,還要面帶微笑。

坂本 第一章去洽談的時候,製作人員和演員碰頭,已經深夜了奈須老師也不介意,一直留在那裡。

鈴村 那次真的很開心。

坂本 我們也是,製作人員都是笑盈盈的,好像開決心大會似的氣氛高漲。大家都是真心喜歡這部作品,包括奈須老師的人品在內,讓我強烈感到自己對這部作品的喜愛。



-- 那麼最後,請向各位愛好者說句話。

坂本 這是一部好得說不出來,能給你實感的作品,我希望自己能一直到第七章,請大家看到最後。

鈴村 我以100%的自信告訴大家不看會後悔的。這可不是虛言,就算沒看過原作的人肯定也會感到被它觸及到心靈,而希望閱讀原著的,七部作品還請多多關照。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401-b9651c2b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