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未完故事 XXXI

未完故事 XXXI

我是本田,本來這裡應該是以明日香作為第一身的故事,但現在的狀況有點……不太好,所以就讓在下為大家描述現況吧!

上一回説到受到打擊的明日香哭了出來。我滿以為他大哭了過後會冷靜下來……的確是冷靜了下來,可是過度的冷靜了吧,變成完全無反應、無表情,就像人偶一様,他受到的打擊比我想像中還要嚴重,這是我所意料不到的,讓我有點手足無措。總之快要到晩上了,還是先到我在人間暫住的酒店休息再説。幸好明日香還會自行走路,而且在我説『請跟著我走。』時真的跟上來,讓我少了一項苦惱。

到了酒店,我讓明日香吃了點東西,然後到床上躺下來好好休息。現在也管不到他到底會不會睡得著,或者會不會寂寞什麼的了,先得好好整理好自己的思緒……這次現象是衝著明日香來的嗎?會有什麼人想害明日香?我完全想像不到會是誰,明日香既不富裕也沒美貌、人品也不差,而且平凡得陷害了他也沒有什麼好處……那麼果然是因為我?對方知道我的身份,所以作出這種攻擊?但只是把其他人對於我們的記憶刪去,不能算是什麼攻擊……不、對明日香來説打擊真的夠大,但對我來説真的不算什麼啊……而且在那之後就沒有別的行動,對方到底在想什麼?

……苦惱了一整晩的我,一點頭緒也沒有。既然呆想沒有用的話,就出去調查一下吧!準備出門時,才發現明日香已經起來了。我對他説『我現在出門去調查一下,很快就會回來,不要離開這個房間喔!』,如我所料的,他一點反應都沒有,只是空洞洞的看著前方,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。我打開房門向外走的時候,一直沒反應的明日香,竟然跟著我走!難道昨天的那個『請跟著我走。』的命令還有效?我跟他説可能會很危險,叫他在房間等我,但是他還是跟著我。再糾纏下去也不是辦法,只好帶著明日香出去。

首先要做的事是……去吃早飯!早飯是很重要的喔,是一天的力量泉源!於是我和明日香到了附近的快餐店吃早飯。喝著咖啡的時候,遇上意想不到的人-那個叫作乾貞治的人,明日香的表哥,本來以為只是剛巧在同一家快餐店吃早飯,但他向著我們的方向走來。

『請問……』乾向著我説,他瞄了明日香一眼,不知是否看出明日香的不對勁,他皺了皺眉。

『是的,有什麼事嗎?』因為不知是什麼事,所以只是很普通的對應著。

『這個、你認識這……位小姐嗎?』乾繼續皺著眉頭説,剛才的説話在奇妙的地方停頓了。

『這個當然,不然不會一起吃早飯吧?是認識的朋友嗎?』我説,他是不是回復了明日香的記憶。

『不、不認識。但是……』乾欲言又止,似乎有些事情沒確定?

『啊,一直站著説話不太好,請先坐下來。』我説。

『那麼恭敬不如從命。』於是乾坐在我的對面、明日香的旁邊。

『昨天這位小姐來到我家,説是我家的親戚什麼的,可是我家完全不認識他。』乾一坐下來就説。

『雖然事情是有點奇怪,但這不過是認錯人而已,你不這様認為?』我説。

『本來我也覺得是這様,但是看到這位小姐,總覺得有種……熟悉的感覺?還有點悲傷的感覺?』乾一邊想一邊説。

『就好像是認識的人?』我説。

『是的,可是我完全想不到我認識他。』乾説,相當苦惱的様子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明日香的飲料被打翻了,因為我和乾正專注著對話,沒有注意到是明日香自己不小心打翻還是被別人撞到的,總之飲料被打翻了。

『有、有沒有被燙到?有沒有受傷?怎麼辦……先去用水敷一下?不、還是去醫院的好!』乾手足無措的拿起明日香被飲料淋到的手説。

『我説啊……請先冷靜下來。』我沒好氣的説。

『怎麼能冷靜下來,燙傷很嚴的!現在立刻去醫院!』乾仍然慌張的説。

『……打翻了的是冷飲,無論怎様也不會燙傷到皮膚,最多也只是淋濕一下已而。』我開始佩服他,果然和傳聞一様,就算他在失去明日香的記憶的狀態也能這様子。

『説的也是,啊哈哈,我到底怎様了。』回復冷靜的乾説,用紙巾抹掉了明日香的手後,放開手了。

『看到你這個様子還是實話實説,事情有點非現實,可能你會不相信……』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把事情告訴他可能對狀況有幫助。

『請務必告訴我。』乾有點迷茫的説。

『這位小姐,就是明日香啦,他是你的表妹,不知是什麼人讓所有人、包括你,把對於明日香的記憶刪除了,就是讓所有人忘掉有明日香這個人。順帶一説,你應該注意到他現在的情況,就是因為受到這個打擊而做成的。』我盡量簡潔的説。

乾沉默不話,這是意想得到的反應,因為這不是個很容易接受得到的事情。過了一會兒,乾開口説︰『這就是説……不是不認識,只是忘記了?』

『可以這様説。』我一邊喝我那杯冷掉了的咖啡一邊説。

『那麼要怎様做才回復原狀。』乾説。

『哦、這様説你相信我的話?』我想不到他那麼簡單的就相信我的話。

『與其説我相信你的話,倒不如説我相信自己的感覺……我也有相信直覺的時候』乾一邊嘆氣一邊説道。

『是這様嗎……回復原狀的方法還不知道,現在我就是想去調查。』我説。

乾看了明日香一會兒,説︰『有什麼我可以幫得到的?』

『這様啊……有了!你可以替我看護著明日香嗎?帶著他去調查有點麻煩,而且可能會有危險,所以……』我説。

『……好的。説起來其實你是那位?』乾點頭答應了。

『我呢,其實是天使啦~』我半開玩笑的説。

乾呆掉了,我忍不住笑説︰『總之是現在能幫到你們的人,雖然現在有點不好説,但事情過後會再説清楚。』

『明白了。』乾説。

『這是我的手機,有什麼事就用這個聯絡,拜託你了。』我説,交換了手機號碼後,就離開了那家快餐店。

於是我和乾、還有明日香分別了,後來想起來,這個既是最壞,也可能是最好的決定。

--待續--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1098-f1f574c6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