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飯後甜品(?)(忍桃)

因為突然想吃甜品,所以寫了這篇忍桃(你是遠子嗎!)

基本上是沒怎麼思考過就寫出來,所以寫得很亂也沒什麼邏輯的様子?(苦笑)

忍足!一直以來也辛苦你了!(笑)

『呵欠~~~原來已經早上了啦~忍足さん……還在睡覺啊?』桃城睡眼惺忪的看著身邊人,想起來這麼近距離仔細觀看忍足的臉還真是第一次,尤其是沒戴眼鏡的樣子。

『雖然由身為男生的我來説好像有點怪,但這真是一張很帥的臉啊,應該很受女生歡迎吧?』桃城自言自語的説,手指不由自主地碰了碰忍足的臉。

BON‧BON

『好有趣的質感,這次試一下鼻子?』桃城看到忍足還沒醒來,越來越大膽的碰鼻子了。

BON‧BON

『好有趣啊好有趣~』桃城笑著説。

『……再碰的話我要反擊啦~』忍足連眼睛都不睜開就説。

『哇~嚇了一跳!原來是醒著的。忍足さん、早安。』桃城受驚的説。

『唉~早安啦~』忍足説。

『雖然很唐突,但是忍足さん你不戴眼鏡很帥嘛。』桃城説。

『誒,被我的臉迷倒了?』忍足説。

『嗯~我是想問為什麼忍足さん要戴眼鏡了?明明是平光鏡片的説。』桃城不解的説。

『直接無視我的話了?!咳咳,因為我不喜歡被人直視我的眼睛啦!而且現今眼鏡可是萌物喔!』忍足解釋的説。

『哦,是嗎?』桃城説。

『要不要試戴一下,我的眼鏡。』忍足把放在床邊的眼鏡遞給桃城。

『那就試一下吧!是這樣戴嗎?嗯~戴好了,怎様?合襯嗎?』戴好眼鏡的桃城問道。

『!』因為看到戴了眼鏡的桃城而呆掉的忍足。

『怎様了?很奇怪嗎?』桃城一臉擔心的問。

『啊、是有點不適合呢,爽朗的你果然不適合知性的眼鏡呢。』忍足説。

『知性?那是什麼?不過我的確不適合戴眼鏡,怪怪的感覺。』把眼鏡脱下來的桃城説。

『就是啊……難得的星期天,不如去哪裡玩玩吧?快去洗個臉,再想想去哪裡?』忍足説。

『好的,那麼我先起來去洗手間囉~』桃城説。

看著桃城的背影忍不住嘆氣的忍足緩緩的起床了。

剛才真是危險啊,幸好説了不適合……等一下、危險?我怎麼想到危險?……仔細想起來,其實桃城也能算得上很帥啊,只是他一直乖乖的様子所以沒危機感了?……我什麼地方不對勁了?

『忍足さん,對不起啊。』桃城一臉失落的様子説。

『桃、桃城,怎樣了?』被突然在身後的桃城嚇了一跳的忍足説。

『我忘記了今天網球部會舉行派對。』桃城説。

『派對?』忍足説。

『為了歡送三年級的先輩退部而舉行的派對,對不起呢,今天不能一起去哪裡了。』桃城説。

『我也一起去。』忍足説。

『誒?但是……』桃城吃驚的説。

『不要緊,我只是要去「探訪」一下青學而已。』忍足微笑的説。

『好、好吧!』桃城心想,真是個恐怖的笑容啊……不答應好像會被立即吃掉><!

桃城和硬是要跟著去的忍足不久就到達青學的網球部。

* * *

『桃先輩,遲到了!……怎麼氷帝的忍足都來了!』越前説。

『啊哈~是有點小意外啦……不要説這個了,快點進去吧。』桃城推著越前的背説。

對了,這個越前,不就是毎天都跟桃城在一起嗎!無論上學部活還是放學也在一起啊!

『桃城遲到的機率是97.8%』乾推了推眼鏡的説。

『哇~機率沒那麼高啦!』桃城不滿的説。

這個乾,雖然説是數據男,但是他對桃城的了解還真深啊。

『哇~原來有那麼多好吃的東西。』桃城説。

『真是個只會吃的笨蛋。』海堂説。

『你説誰是笨蛋了!毒蛇!』桃城説。

吵架了,雖然是這様,但其實他們是最知己知彼的對手?

『不、不要吵架了啦你們兩個。』一邊吃東西一邊説菊丸説。

『英二先輩不要把東西都吃掉啊,不可以的喔!』桃城欲搶奪菊丸手上的食物説。

『這是先下手為強、弱肉強食的喵~』菊丸輕巧地躲過桃城的説。

相當意氣相投的先輩呢……

『還有很多食物啦,不用搶也可以。』河村在一旁勸説。

『隆你也做了很多壽司呢,很美味的様子。』桃城雙眼發光的説。

河村和桃城曽經到深山特訓,單‧獨‧地。

『桃城,你過來一下幫忙。』手塚説。

『是的,部長。』桃城説,把食物放下來就跑過去了。

桃城也説過他很尊敬他們的部長,幾乎言聽計從……

『呼~我從來沒想過有那麼多危機!當初這麼容易就把他拐到就應該想到這個情況。』忍足嘆道。

『怎様了?氷帝的天才さん。』不二滿有趣味的説。

『沒什麼,青学的天才さん。』忍足頭也不回的説。

『那就好了。説起來我‧們‧家的桃真的很可愛呢,無論是先輩還是後輩也很喜歡他呢。』不二微笑的説。

『你想説什麼。』忍足有點生氣的説。

『沒什麼,我只是説我‧們‧家的桃又乖又可愛又聽話,真是讓人忍不住……』不二笑著説。

『你……』忍足連話都説不到了。

『不二,不要開玩笑囉!』河村過來説。

『因為這個人竟然那麼容易把我們家的人拐走,真是讓人忍不住想戲弄一下』不二説。

『誒?』忍足一頭霧水。

『不二有點那個,不用理會他也可以啊。』河村拉著不二離開。

『到底怎様了啦!』忍足忍不住説。

『只是因為大家都很喜歡桃,所以對於他所喜歡的人有點興趣而已。』乾突然出現的説。

『乾!你什麼時候在這裡了。』忍足説。

『我一直在這裡喔!還有越前跟菊丸也在。』乾説。

『桃先輩就請你多多照顧了。』越前在乾的旁邊跟忍足説。

『但是要小心桃會把你吃窮喔!』菊丸在越前身後補充的説。

『你們都知道我和桃城的關係?』忍足説。

『是的。基本上網球部的正選都知道,所以你不用擔心。』乾説。

『嗯……?』忍足説。

『桃城過來了,我們先走囉~』乾説。

『喂……走掉了。』忍足説。

『忍足さん,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了。』桃城説。

『沒什麼,青学的人似乎都很喜歡你呢。』忍足嘆息的説。

『嗯~大家的關係都很好!』桃城笑者説。

『他們都知道我們的關係?』忍足問道。

『是啊……糟了,這是不能説的嗎?對不起啊,雖然最初也不是我説出來的。』桃城驚慌的説。

『不是不能説啦……只是他們有點關心過頭了?』忍足苦笑説。

『?』桃城完全不能理解。

『沒什麼,我只是有點擔心過頭了。』忍足説。

『擔心?有什麼事能讓忍足さん擔心了?』桃城説。

『唉~』對著本人完全説不出口呢。

--完--

註(?)︰手塚=祖父、大石=祖母、不二=母親、河村=父親、乾=叔叔、菊丸=大哥、海堂=雙胞、越前=弟弟,順帶一提,柳=嬸嬸(←這是什麼跟什麼啊!)

Comment

管理者だけに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
http://momoshiro.blog43.fc2.com/tb.php/1074-3285b66a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